回头写这篇搬家记

Time:2014/3/10 17:26:52

拖了这么长时间,回头写这篇搬家记,印象中那九个多小时的忙乱都像黑白胶片的老电影,一格一格,没有前后次序地闪过。我莫名其妙地会记得一些转瞬即逝的场景,像期末考试那天,站在阳台门口听见外面云层中飞机飞过的声音,毕业典礼结束那天几个人穿过校园回寝室,正式打包东西的那个周五,我在满地狼籍中吃晚饭,风扇在头顶嗡嗡转着,我的四年就在九个小时中被一点点打包封存起来,总感觉过去就像一瓶酸甜的酸奶,在时间的水流中被冲淡稀释。生活总在一点点失去熟悉的味道。


周五下午三点回到寝室,飘着稀薄的小雨,去买了一盏小台灯,又去学校领报到证。冒着雨回到寝室,先打包要寄回家的东西,一些书,一床被子,打电话叫快递公司的人上门把这个大袋子拎走。回头就要动手收拾一屋子的琐碎了,先出去买了晚饭,在楼下搬家公司那买了三个小纸箱、一个大纸箱,吭哧吭哧抗上楼,进门往地上一扔,在满地报纸、鞋子、垃圾、书、箱子的包围中草草吃了晚饭,挽起袖子,先从书架下手了。


把所有的书从书架上清下来,满满塞了三个箱子,连推都推不动。所有的衣服打包进了一个大箱子,好在之前网上看过一个美国空姐教打包秘诀的帖子,裤子全都卷成轴塞进去,省了不少空间。剩下的那些,鞋子、拖线板、吹风机、台灯、被子、狗狗、床上小书桌,全都堆在四个箱子上面。接下来清理抽屉,加上书桌上到处乱放的一堆没什么用但是我又舍不得扔的小东西,指甲钳、小夹子、笔筒、烟圈熊,还有我的圣诞礼物,收拾了三个盒子,于是抽屉也清空了。


从下午三点到现在,已经九个小时了。十二点多的时候爬上床睡觉,突然想起来这真的是我在寝室住的最后一个晚上了。累到没有心情去怀念点什么,很快就睡着了。


第二天早上九点起来,又下楼买了两个箱子,把剩下的东西装好,外加一个包塞了枕头和狗狗。没吃早饭,打包的时候浑身没力气,手发软,好容易东西都被我理好了,超超终于回来了,整个寝室已经是满地废纸乱飞,两个庞大的箱子盘踞在过道中,简直是再多一个人就没有立足之地了。赶紧出去吃早饭,走路的时候只觉得自己腿都在抖。


超超自己足足理了近四个小时。中间我自己下去把我的七个箱子给寄了,上来的时候露露也到了,我俩一起把剩下的废纸和书拎出去卖,本来说三个人拿卖书的钱吃中饭的,没想到废纸才卖了五块钱,给板娘买了粥就没了。超超一箱子考研的参考书,我和露露实在没力气拎到二手书店了,直接当废纸卖,居然也只有五块多钱!想起板娘说她两次废纸加二手书都卖了五十多块,真亏啊。还是后来把两个书架扛下去卖了二十块,我们三个才凑个吃中饭的钱。罗森的土豆泥加coco的奶茶,算是大学城最后一次经典的午饭吧。现在我开始越来越怀念寝室门口走两步路就有的罗森、波力、coco,稍远一点的天利书店和珍奶会所。看来回忆是和食欲紧密相连的。


吃完中饭,我、露露还有娟儿帮超把她死沉死沉的麻袋拖到楼下,那袋子真是沉得在楼梯上滚都滚不动。楼下研究生放东西的那间屋,门都开不开了,我探进去半个身子,一看里面大包小包的,堆得跟垃圾场似的。没办法,叫了辆小推车,把超的东西都搬去25号楼。才几步路啊,那个人开口就要五十块,还价还到四十,没办法,也只能这样了。


和露露在门口看猫猫吃鱼。望了望四周,没看见那只老猫。最近几次回来看到它,觉得它似乎比以前有精神了,还能站起身散个步。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。发现我也好想念那只猫。


我把我所有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了,大半是没用的,但是我就是想留着。大一的时候觉得毕业似乎是挺遥远的事,所以理直气壮地到处乱放东西,永远不去考虑有收拾行李的时候怎么办。能安心住在一个地方,就是这点好,可以没有条理,可以懒散,可以把自己的地方弄得像猪窝,不像随时要走的人,东西永远理得井井有条,拉上包随时可以出发。现在我的东西搬过来,大半还是没有拆封的,好好的放一处,等着一年之后再搬走。


四年的积累和遗留就这样被我收拾干净了。还没习惯自己已经开始另一种生活,但是总有一天我会走到更远的地方,也许下次的离开就不会这么留恋了。真不知道自己原来是那么恋旧的人。九号线,也许以后都很少能坐了,泗泾到大学城那一段长长的路,不会再有那样不耐烦的等待了。奇怪的是脑海里一直有那条熟悉的文汇路,闭上眼睛都觉得自己的脚是真的可以踩在上面。我想我要花更长的时间去意识,我真的离开了,真的不会再回去了。

作者:蚂蚁金牌文案谢静 人气:


现在致电 13160892382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Go To Top 回顶部